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【从漂流瓶开始的乱伦经历】【作者:江左野人

【从漂流瓶开始的乱伦经历】【作者:江左野人

第一章

  都说微信漂流瓶上很难漂到认识的人,说来也巧,12这一年,先是漂到了我的一大学同学,后又漂到了自己的小舅妈,还从此开始了自己的乱伦之旅,现在想想真是让人感慨。

  小弟今年28岁,至今未婚,从小有恋熟和乱论情节。

  父母长期在南方做生意,自己从11年毕业开始在老家创业,机缘巧合,从12年开始了自己的乱伦生涯。直到去年底,到现在所在的这个城市长期驻点开发市场,所以暂时停止了自己这种生活。

  想想看,这三年下来,有幸操了小舅妈、大舅妈,大姨、小姨、还有大姨的女儿,表姐,算是把外婆家这边的女人都草了一遍了,真实让人唏嘘,让人感慨。

  现在一个人在异地,又开始了花钱嫖娼,走肉不走心的状态,也是无奈。今晚无事,开始跟大家分享下我的经历和感想,希望大家喜欢。

  前面说了,微信漂流瓶漂到熟人也算是一大奇遇了,先是漂到大学同学,可惜那姑娘长得太寒碜,实在提不起兴致。

  我一个人在家呆着,当时生意略有起色,父母不在身边,有不想找对象,每天除了上班也就是和朋友打牌,洗脚,嫖娼。

  没事在家窝着的时候,也就是打打游戏,晚上微信漂流瓶,摇一摇啥的。其实上手几率非常小,漂了不知多少人,就搞到一个本地的少妇,柜台营业员,不过干了之后,不知为什么,他就把我给删了。

  郁闷了一阵子,但是漂流瓶事业还在继续,直到12年4月,好像是月底的一天,我夜里3点多醒了,睡不着,就拿起手机继续捞瓶子。

  我记得是第一个瓶子就写了「老公腰上治不好,让我守活寡,郁闷死了……」说实话,我他妈第一反应就是人妖号,估计八成是个发骚的贱男,因为以前也漂到过这样的。

  不过看看瓶子来自XX,是我呆的城市,当然不能轻易放过。

  之后就随便问了问她的情况,聊天记录就不赘述了。感觉她老公腰伤的情况瞬间想到了我小舅和小舅妈。

  接着我问她是不是XX市的,她说是啊,我说,巧了,我也是,有缘的话我看咱俩有戏。

  接着,我发了张自己的鸡巴额照片(小弟对自己的鸡巴还是有信心的),她发了个敲头的表情,说,你干嘛。

  我说不干嘛,我理解你,是认真的,你自己考虑,要是愿意继续做朋友,那就明天再联系我。要是觉得不合适,我也无所谓,我要睡了。

  她说,哦,晚安。就没再回

  不过我也睡不着,想着会不会是小舅妈,又有点小激动,鸡巴挺得老高。幻想着小舅妈的样子,撸了一管才睡。

  小舅妈,是我们XX市XX中学的老师,42岁,身高不高,差不多160公分左右,微胖,奶子不算太大,不过会让人情不自禁的瞟到那对奶子。

  因为是老师,经常是及膝裙,丝袜,小高跟,是我最不能忍的打扮,其实之前已经在脑海里操了她无数次了,没想到这次有可能是真的。

  第二天,早上睁眼已经是快9点了,赶快准备上班,刚到办公室,来了条微信,一看,是那女的,问我在在不在,接着又随便哈拉了几句,主要是她不信那鸡巴照片是我本人的,我就又拍了几张没勃起的,然后跟她表示你要喜欢,就发张生活照给我看看。

  她说她40多了,我说没事,我喜欢老的,老逼败火。她就没理我。

  我在没当回事,因为想想自己可笑,感觉不可能。

  到了下午,受到了她的好友申请,当然同意。

  她直接就发了一张正面草。我了割草,看了以后真的心中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,真他妈是我小舅妈啊!

  不过说实话,看了照片我就已经下定决心了,这顶乱伦的绿帽子给我小舅舅戴定了。

  我很好奇那种迷茫恐惧的人,因为我真的没有这种感觉过,就感觉这种超乎寻常的事情,一是要果断,二是要楞,不计后果。婆婆妈妈最后绝对赔了夫人又择兵。

  我故意几分钟没回,她发了句,怎么了,嫌我丑,吓跑了?

  接着又我很直白的表示,对着你的相片撸鸡巴呢,想操爆你的老骚逼。因为我感觉他好像很喜欢站这样挑逗的话,也没有生气。

  之后一直按照传说中的欲擒故纵的方式,随便跟它闲聊天。真的就是交朋友那种瞎聊,自己的名字是我瞎编的,只是不断的有发她一些图片,逗逗她。而且我还是不断地表示,要不就做朋友,要不就做炮友,绝对不会影响你的家庭。

  她也没什么反应,问我要照片我也不给,就说人长得丑,只有鸡巴能拿的出手。

  不过,真正的转机大概是2个多月以后,因为天渐渐热了,穿的都是单薄的衣服,我经常让她发奶子和逼的照片,她也就发了。

  知道一天,我说,老婆(已经这样称呼了),你要真相信我,就发张露脸的裸照呗。

  她说不干,我又是这一招,我说,你要是觉得我人可以,以后还能有机会更进一步,就给我发一张,要不然就算了,这样下去,你又不见网友,我真的觉得有点泄气。她说,那就散了把。

  明显我自己失策了,以为她要跑了。没想到,过了几分钟,传过来3张裸照,露脸又露奶露比。

  我说,多来几张啊,她又发了几张,还有抠逼的。然后对我说,看完删了啊。

  我说好。

  之后对我的态度更加亲密,又过了有1个月,约她出来吃饭。

  三番四次推辞以后,终于愿意出来了,是去唱KTV,她也同意了,说吃饭怕被别人看到,KTV好点。

  我觉得应该是愿意跟我操了,可以收网了,于是约好时间地点,不过她始终不给我电话号码,怕我骚扰她。

  我提前半小时到KTV等她,我站在包房外面的走道,看到她从走廊里走过来,果然按我的要求,画的浓妆,穿的蕾丝连衣裙的丝袜高跟。那种熟女的骚让我的鸡巴立刻起立,不过我不动声色。

  等她转过弯看到我,猛然一惊,接着微笑,说,小宝,你怎么在这啊?

  我说,哎呦,舅妈,这么巧,我在这等人。

  她说,巧啊。

  我赶忙说,我准备谈的一个女网友,要不舅妈给我看看?

  她笑着说,好啊。

  我当然就是把手机里的露脸裸照给她看。我能感觉到她立刻抖起来了,说,你要干什么!

  我说,不干什么,这里不好说,要不咱们进去说?

  走进包房,门一关,她气的直抖,说,你要干什么!

  我笑嘻嘻地说,我要干你啊,替小舅舅伺候你。

  她一跺脚,说混蛋!

  我这时候突然火气上来了,一把把她推到,给她两耳光,说,你她妈自己是贱人还说我,她妈的聊天记录从开始我都留着呢,看她妈是谁勾引谁,日你妈,我他妈混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大不了撕破脸皮!

  舅妈肯定没想到我这个态度,在那愣住了,只是哭,我赶紧抱过去,说,肥水不流外人田,再说咱也没有血缘,怕啥啊。

  她说,你滚!

  我死死的抱住她,说,咱们就这样,不正好是不打扰你生活吗,又没人知道。

  她转身给我一耳光,我说,你他妈还敢打我,又是两耳光打倒她脸上。

  她被我打的侧躺在沙发上,我心里想,就是现在了。裤子一脱,大鸡吧立刻翘了出来,当时的状态真他妈是一柱擎天。

  我说,你看看,跟你男人的比怎么样,我没敢说小舅舅来刺激她,她瞟了一眼,还没反应。

  我二话不说,用身体和一只胳膊压住她,另一只手撕破她的丝袜,拨开内裤,说了句来吧。没想到积极顺利的插入了,而且,他妈的这个骚货下面早就湿的一塌糊涂了。

  我滚烫的鸡巴插进去,她一皱眉头,啊……轻轻的哼了一句。

  我也不说话,就这样压着她,狠狠地操。

  舅妈不断扭动身体,真的像小说里说的那样,与其说是挣脱,不如说是为了迎合。

  可能是对舅妈身体和精神的冲击力太大,没几分钟她就高潮了。浑身颤抖,哼哼唧唧了半天,我当然还没射呢,稍微挪了挪体位,继续插。

  这时候,舅妈迷迷糊糊的说,这样太难受了。

  我说换个姿势,她没吱声,于是我改坐在沙发上,基本上是面对面的观音坐莲。裤袜和内裤已经脱掉了,这种姿势才让我整整见识到了40岁女人的能耐,不断扭腰,主动上下,嘴里哼唧的声音越来越大。

  我说,声音太大了,你注意点。

  她说忍不住,受不了。

  我伸手拿起了那一团裤袜和内裤,往她嘴里塞,她摇着头躲开。

  我轻轻的给了她一耳光,说,咬着!声音太大了!

  她哼哼唧唧的把内裤和袜子含在了嘴里。伴随着KTV昏暗的灯光和吵杂的音乐,我又干了一段时间,最后她又高潮了,我也射了。

  射完以后,我没等她回过神,擦了擦鸡巴,提起裤子就走了。

  临走时又说,你要觉得行,就在微信联络,觉得不好,就当今天是做梦,聊天记录我会删掉的。

  看着她含着内裤和丝袜,呆呆的靠在沙发上,我转身出来了,还幻想着会不会有服务生或者别人看到她那骚逼样子,会继续奸她,不过估计不可能。

  之后,我也没在跟舅妈联络,当然,也在想这事怎么收场,这时才觉得心烦。

  不过,好像三天后,她给我发了一句,我想你了。

  第二章

  第一次在KTV愣头愣脑的操了小舅妈,不过说实话,回到家以后才知道什么是忐忑不安,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,我也就破罐子破摔了。

  三天后她微信说想我了,我也没理他。

  又过了几天,突然她给我打电话,我说干嘛,她说你来我家。

  我当然不愿意去,问她小舅舅呢?

  她说去XX谈生意了,估计要好一周才能回来。

  心里想也没想别的,做好最坏的打算,可能就是一对一看看这事怎么解决,不过其实从他主动联系我,我就知道还会有下文,也许还能操上。

  下午,到她家,进门以后,她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,让我坐下,给我倒杯茶。然后她也坐下,她默默地喝了几口茶之后,说:你舅不在家,下周才能回来。

  我说,嗯,知道了。

  她说,他要是知道了,肯定要打死你。

  我说,打就打呗,打完就当什么也没发生,我也认了。

  她说,我怎么认识了你这个畜生!

  我当时又火了,说,你他妈的有完没完啊,教育谁啊,没事我就走了!这事随你怎么处理!

  她说,你让我怎么处理,我是你舅妈啊。

  我说舅妈怎么了,妈的,你说想我了就这样想的?你他吗想清楚了再联系我!

  说着我就要走,她又哭了,我没理她,刚要起身,她一把拽住了我,说,是我不要脸,就是我不要脸,你别走。

  我说不走干吗,老子没心情!

  她说,你之前微信说的那些都是假的吗,不是说爱我的吗。

  一听到这样墨蹟的,我就烦,我说,我爱你啊,可是你这样我怎么爱你,我也够烦的了。

  她说,那我要怎么样。

  我说,你心里明白。

  接着,她说,你别走,求你了。拉着我进了卧室,门一关,把睡裙脱掉了,胸罩也脱掉了。

  我这才第一次亲眼看到舅妈的身体,不算白,微胖,奶子有些下垂了,乳头很黑很黑,乳晕不大,但是乳头很大。那天她穿的是红色的蕾丝内裤,我说,你干干嘛?我没兴趣!

  她说,你还要我怎么样?

  现在想想应该真的是心烦,鸡巴确实反应不大。我就说,你自己看着办吧,反正老子现在心烦着呢,没兴趣。

  她说,我知道你喜欢丝袜,说着找了双肉丝穿上了,跪在我面前,我坐在床边上,他脱了我的裤子,我说,你看,确实没反应。

  她说,你真的不爱我了?

  我说,真他妈不是爱不爱,是心烦!然后她很自然的开始吃我的鸡巴。

  没想到她还挺会吃的,喊着我的鸡巴,吮吸,舔龟头。还会发出哼哼唧唧的呻吟,扭动身体。

  这时候我当然有反应了,很快就一柱擎天,我说,你还挺会舔。

  她说,还不都是你那个没用的舅舅,我们的性生活只能互相用嘴了。

  我说,上次打疼了你了把。

  她说没事,不生气。

  我说,主要是把你操爽了。

  她没吱声,我又说,上次你他妈含着自己的内裤,样子真贱。

  她说,我要是不贱,也不会现在这样了。

  原来,从上次以后,小舅妈就像是点了火的炮仗,一发不可收拾了。她自己说几乎天天都头晕脑胀的,教书也受影响。

  我问她是不是真的憋了2年了,她说当然了。

  我说那也难怪,谁让你上来就碰到我这根大鸡吧了。

  她说是啊,比你舅的也大多了。

  吃了一会,足够硬了,她顺势爬上来,直接就对着鸡巴坐了下去。

  我说你他妈的也太饥渴了把。

  她笑了笑,说,你倒是动啊。

  我说我累了,不想动。

  她说你还有完没完了,真的要这么玩死我啊。说着开始自己上下活动,一边活动一边哼唧。

  不过小舅妈的逼草起来倒没什么特别的感觉,很普通,就是水很多,润滑不是问题。

  我当然不能老是逗她,说,滚到床上去。接着就用正常体位草她。

  因为怕上来太刺激会吓到她。草了一会,她又高潮了,狠狠地搂着我,亲我,哼唧着老公我爱你。

  我没射呢,挺清醒的,又亲亲的给了她一耳光,说,谁他吗是你老公。

  她说,那还要怎样。

  我说,还没想好呢,以后再说,她笑了笑。

  接着又开始操,一边草开始一边骂她,臭骚逼,贱货,烂婊子什么的。我就感觉越骂她她越哼唧,越扭腰。现在想想真的可能是当时她憋坏了,因为我觉得天生淫荡的女人全是不多见。

 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,我射了,不过这下她没高潮。哼哼唧唧的说还要,我说还要可以,你要先给我舔硬了。

  她看我刚射过的鸡巴,自然没有给我舔,说,算了吧,待会先吃饭。

  这时我才深深的吻了她,说,你表现好了,我当然爱你了。她说,这还有条件的,这样算表现好吗。

  我笑了笑,说,当然不算。因为那时候就想跟她玩SM了,所以说,还有很多好玩的能玩,就看你表现了。她笑了笑,说,操逼比就这样吗,别骗我了。我说以后再说。

  吃完晚饭,正好有朋友打电话让我去牌局救场,我也故意想晾晾她,就走了。

  之后打牌,她不停地给我发微信,我也没理她。

  第三章

  对于女人,我始终还是认为天生淫荡的女人少之又少,尤其是在天朝这种传统教育之下。但是女人心并不是一成不变的,天生不淫荡的女人也是少之又少,但是其中的关键是什么呢,就是女人一定要尝到性爱的快感。

  大家都知道,并不是操逼了能体验到快感,很多中国女人,可能和老公操了一辈子的逼,也就马马虎虎浑浑噩噩,没能体会到操逼正真的快感,这样的女人,自然也就不会对性爱有什么特别的预期(如果没有特别的刺激的话),也就不可能变成荡妇。

  女人越操越淫荡,我觉得这是真理,但是关键是你要把他操爽了,让她阵阵体会到高潮和操逼的乐趣,这样在一定量的积累下,突然没鸡巴能操了,她肯定会渴望曾经的那种快感,这种欲望也就会成了走向淫娃荡妇的导火索。

  就像我一哥们,他能力不错,不过以前操逼,总感觉他女友不冷不热的,可是自从他有次无套内射以后,他说他女人好像是开了闸门,爱上无套的感觉,再也不要用套套,而且天天求他操逼。

  所以,如果熟妇之前没有这种经历,你再诱导她,他也没概念,估计意义不大。而在我观察,身边也有大部分熟女,之前老公能力强,体验过性快感,但是随着老公年龄和身体的变化,能力越来越差,她肯定越发无法满足。

  但是又出于现实,胆怯等因素,不敢出去寻欢作乐,只有越憋越饥渴,遇到这样的女人,稍微诱导以下,让她突破自己的障碍,肯定会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当然,自己的枪也要够硬,能让她舒坦才行。

  说实话,操的几个亲戚都是这样的状态,大家仔细观察一下身边,这样的中年妇女绝不再少数,至于用什么方法来点火,就看个人的手段了。

  就像我之前说的,我小舅以前能力肯定不错,小舅妈被我操了之后,也就像开了闸的大坝一样,淫荡的基因喷薄而出。

  不过我知道,女人这种生物真的很奇怪,你越在乎他,她越不在乎你,你越不在乎他,她越是喜欢低三下四的赖着你(我对女性没有歧视,只是说说自己的感受),加之自己比较浑,也喜欢SM,所以也就对小舅妈是贯彻这个原则,从结果来看,也是有效的。

  可以说,出于刺激也好,出于习惯也好,被小说引导的也好,从草了他以后,我就决定肯定是要逐步把她变成我的禁脔,让他对你有精神和肉体的双重以来,也要有恐惧感,而自己当然只是把它看成泄欲的工具,至少到目前为止,这种关系在我处理每个乱伦的亲戚身上都是很有效果的。

  当然,还有一点就是,在我们这种小城市,就算被我操了,他们可能也不敢出去找情人,因为怕低头不见抬头见,所以就像我之前说的,自己家人反而成了最隐蔽和最安全的选择。

  打完牌之后,已经十二点多了,我给她打电话问她干嘛呢,她说睡不着。

  我说那怎么办?她问我能不能到她家睡,我说可以。于是先把车开回家停好,然后打车过去。

  一进门,一改之前又是流泪楚楚可怜的样子,小舅妈倒是很变得很热情大方,笑着问我饿了吗,我说不饿,就是抽烟抽的有点晕,因为棋牌室空气不好,他给我倒了杯橙汁喝,然后说,睡吗?

  我说怎么睡?她说脱衣服睡啊?

  我说好啊,衣服当然要脱光,但是丝袜要穿着。(我确实极度恋丝袜),小舅妈以为这是我要草他的前奏,加之之前我射的时候她肯定意犹未尽,笑嘻嘻地说,你喜欢就行。

  说着拉我到卧室,脱光衣服,问我:宝贝我穿什么颜色的丝袜?

  我说你有什么颜色的?她说,你过来看啊。

  她拉开衣柜抽屉,我草,满满一抽屉的丝袜,不过基本都是黑丝和肉丝。我说,你怎么这么多袜子?

  她说,当然啦,学校上班要穿套裙,故此肯定要加丝袜啊。

  我又看看他的裙子,基本都是及膝的半长裙,还有连衣裙。

  我说,没劲,裙子也太长了,她说学校有规定,不能太短。

  这么说,你是想穿短裙子干喽,舅妈笑着说,我可没那么变态。

  我也笑了,说,你还不变态,勾搭外甥和你操逼。

  舅妈身体一软,搂住了我,亲亲的亲我的嘴,说,别说这些听着怪别扭的。

  我笑着说,你可以试试短裙啊,说不定你的男学生里有比我厉害的多的。

  她说,别胡扯,怎么可能,让别人知道了就别活了。

  我说,那我们的事呢!

  她说,你不一样,再好的我都不要了,有你就够了。

  其实,那一瞬间,我还是挺感动的。我亲了她以下,随便挑了双丝袜,说就穿这个睡吧。

  她穿上丝袜,我抱着她上床睡觉睡了,舅妈好像有点意外,因为感觉我没有操逼的欲望。她用丝袜腿蹭我的大腿,用手摸我的鸡巴。也不说话,对着我傻笑。

  我说,宝贝,打牌太累了真的不想动了,你要行疼我,就给我舔鸡巴吧。

  舅妈笑了笑说,嗯。就退了下去,趴在我的下面,运用熟练的吃鸡巴的技巧,不停地舔我的马眼,吮吸龟头,含我的蛋蛋,还是很用力的吸,我也配合着用脚趾捣她的逼,明显已经湿的很厉害了。

  我用脚趾一折腾,她立刻开始哼哼唧唧的,我说,你自己用手抠啊。

  她没说话就隔着丝袜一边吃我鸡巴一边抠逼,而且幅度越来越大,不一会就高潮了,我也射了,喷了他一嘴的精液。

  她要下去吐了,我开玩笑说,你吃了啊,吐了多浪费。

  她笑嘻嘻的含着精液说,你这个变态。

  我说,还说你爱我呢,不敢吃了吧。

  舅妈笑嘻嘻的眯着眼,一用力,真的咽下去了。

  我吓了一跳,操,这是多饥渴啊,憋了两年的能量真实不可小看。

  我问她,好吃吗?

  她说,又腥又咸,不过还挺好吃。

  我说那你别用卫生纸了,用嘴给我清洁一下把。

  她说你好过分啊,开始欺负我了。

  我说,那又怎么样啊,你这个骚逼不就是让我欺负的吗,快点!

  她皱了皱眉头,有用嘴巴给我舔乾净了,咽了下去,然后才去漱了漱口。

  上床以后,她搂着我,说,你会好好对我吗。

  我说我的舅妈啊,你别为难我啊,你是要跟我谈恋爱吗,呵呵。

  她叹了口气,说,嗯。

  我正好乘机对她说,其实咱俩就操逼啊,你别想多了。不过你要是想操了,想找别人,随时都可以跟我说。至于你要不要跟小舅舅说,随便你。我也不怕他,呵呵。

  舅妈又叹了口气,说,这都是命,不能怪我,我只要你,不要别人。然后亲了一下,就睡了。

  之后,和小舅妈操逼的过程,暂时不赘述了,简单的说,就是操逼外加侮辱和SM的心理调教。可能是小弟的枪比较硬,感觉掌握了她的逼,也就掌握了她的脑子。

  过了半个月,小舅舅回来了,我们的操逼工作也暂停了下来,我想,晾晾她也好,现在的她,再和小舅舅靠舌头的话,估计是越舔越饥渴了。我静观其变,不过乱伦这扇大门,一旦打开,好像就很难关上了。

  我闲的无聊的时候,不由自主的想着家里还有哪些女人是和小舅妈差不多的状态。简单的筛查之后,住在一个城市的亲戚里,最可能的就是大姨,因为姨夫去世很多年了,大姨也肯定不敢在外面找人。

  不过,也有问题,一是和大姨有血缘关系,这个和舅妈还不一样。二是大姨50多了,不知道她的状态是冷淡了还是坐地吸土。

  第二是小姨,姨夫体弱多病,不过感觉小姨在外面肯定有男人,不知道她的饥渴程度怎么样。

  三是大舅妈,问题也是50多岁了,不知道对性的态度怎么样。

  其他的还没有合适的,不过意淫的过程中,也有想大表姐(大姨的闺女),还有在外地的两个表姐,一个是我小时候心中的女神,一个刚生孩子,奶子涨的巨大无比,真想吸两口奶喝。

  不过,YY就是YY,当时根本没想过还会有别的机会,就在想怎么继续开发小舅妈。

  万幸是小舅舅的公司在外地拿下了一个项目,他要驻点,大概要半年,每个月差不多只能回来一趟,不过不幸的是,这样反而没法预知小舅何时回家,倒让我有些紧张。

  不过小舅妈找我即可多了,小舅刚离开,晚上就让我到他家吃饭,经过这几个月的调教,发现小舅妈的口味比我想像的重的多。当然,这也要归功于我一直是用轮奸片和SM片来调情的,算是潜移默化。总之他不反对。

  几个月下来,基本上已经依赖感很强了。在我的要求下,也每天都是浓妆艳抹和丝袜高跟了,我都他说,你想不想学生轮奸你啊,她倒是挺忠贞,说滚蛋,有你就够了。

  我笑了笑说,那我能不能操别的逼?她的回答倒让我吓一跳,说,我有管不了你,不过你要注意卫生啊,别回来惹出什么事来。

  我灵机一动,说,外面的女人,我那管得着啊,谁知道乾净不乾净。

  她说,你就不能找个女朋友?

  我说,没玩够呢,不找。

  她说,你这个小混蛋,谁找到你也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。

  我神秘的对他说,女儿(那段时间这样称呼她),那你说还有谁能保证乾净,小X(表妹,小舅妈女儿)肯定乾净,不过在国外啊。

  舅妈立刻脸色变了,说,混蛋,不能说这话!!

  我吓了一跳,赶紧说,对不起对不起,乖女儿,爸爸错了。

  然后我试探性的问,唉,对了,家里的女人呢,乾净吗?

  她说,谁啊?

  我说,大姨、大舅妈他们啊。

  小舅妈瞪大了眼睛看着我,说,你想干嘛?

  我说,我就想想,我觉得犯错的人越多,也就越安全啊。要是她们跟你一眼就好了。

  小舅妈气呼呼的说,我怎么了?

  我说,我女儿是个大骚逼啊,你就不要装了,你要觉得我说的有道理,就帮爸爸想想怎么办。

  她还真若有所思,说,我不知道,你说怎么办。

  我说,你跟跟她们平时聊天,探探她们的情况。

  小舅妈又瞪了我一眼,说,你来真的啊!

  我说当然了,爸爸什么时候骗你啊,不过要先牺牲你了,你要展示给她们看你现在的状态了。

  她说不干,万一出差错就没脸做人了。

  我说,那就看你的本事了,我要操了别人,你不就越安全。最多我一个人死。

  哈哈哈。

  她说,你真的不要命了啊!

  我说,从插你开始,就这样了,再多差几个也没啥影响把。

  舅妈说,你个疯子。

  我说,跟你说正经事呢,我突然给了他一耳光,说,怎么跟爸爸说话呢。

  她赶紧笑笑,说,女儿尽量啊。

  我说,你怎么就这么贱呢,越打你越开心。

  舅妈突然皱着眉头说,真的,打我的感觉好舒服啊。

  我他妈瞬间有感觉了,对着就是两耳光,把舅妈打的直哼唧,不由自主的抠逼。我笑着说,你自己扣吧,这事不办好,别指望爸爸再操你了。

  舅妈急的直叫唤,说,爸爸,操我,待会就操我。

  我说,操的你生个小孩怎么办?

  她摸着我的鸡巴说,要是女儿就随便你,你的女儿你随便草,行了吧。

  我哈哈大笑,我说你他妈真实有乱伦的种啊。

  她说,都是你这个流氓教的,现在脑子里都是这些恶心的事,别的干啥事都心不在焉。

  我说当然啦,这是你最快活的事啊,别的啥事能比得上。

  但是探口风的事几乎没有进展,也正常,这种事情也就是说说而已。入秋的一个晚上,我正在和小舅妈做SM调教,我记得那天的主题是校长调教老师,小舅妈穿的日常的打扮,不过逼里塞着跳蛋,走到我面前,说,校长,你找我有事?

  我坐在她家书房里,正好有写字台。嗯,我点点头,说,进来吧。

  小舅妈扑通一下跪下了,扭着爬了过来,钻到写字台下面,说,校长,45分钟不见,想死你的大鸡吧了,上课让同学们轮着操了我一节课,都没有你的鸡巴的感觉。校长,我爱你。说着拉开我的裤链,把鸡巴掏出来含在嘴里,她吃鸡巴的本事我就不再赘述了,一边吃,一边骂自己:小X是婊子,小X是骚逼,小X喜欢在男厕所被人随便草,小X听校长的话,用逼伺候好全校的男同学和男同事。

  我看她还挺投入,用皮鞋顶她的跳蛋,她立刻更加淫叫起来。我又把他的奶子拽出来,又黑又大的乳头挺硬的,我用桌上的架子夹在乳头上。她立刻疼得叫了起来,我顺手给了她两耳光,她兴奋额更加卖力的舔鸡巴。

  就在这时,门铃响了。我冷不防一惊,射了出来,喷了她一嘴一脸的,她这时才听到门铃声,吓得哆嗦着看着我。

  第四章

  听到敲门声后,小舅妈赶紧往厕所跑,我也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,心里吓死,如果是小舅舅临时回来,那今天肯定要完蛋了。不过透过猫眼一看,原来是大姨。

  心里稍微放下一点,不过她这个点怎么来了。

  又等了几下,看她没有离开的意思,我只好开了门。

  门一开,大姨倒是吓了一跳:「哎,小宝你怎么在这?」我说,「舅妈晚上喊我来吃饭。」大姨好像也没多心,就进门了。原来,是他和朋友在外面吃饭,就在舅妈家附近,吃完以后顺路上来看看,没想到撞见我们俩了。进屋以后,他问我,舅妈呢。我说,刚好在厕所呢。

  没等几分钟,舅妈从厕所出来了。不过我一眼看到就知道要坏事,因为穿着还是上班的职业装,虽然头发什么的都梳整齐了,但是脸还是有点红。寒暄了几句,明显感觉气氛有些尴尬,随便聊聊,就各回各家了。

  之后的几天,由于这件事的刺激,小舅妈没再找过我。只是给我发了条短信,说再也不要这样了,她做不了人了。

  我当然也是心烦意乱,不知道该怎么处理,就在这时候,大姨给我电话,让我到她家去。我他妈已接到电话不就知道坏事了。

  姨夫去世以后,大姨一直一个人住,握紧到了大姨家后,大姨满脸怒气说,你这个浑人,给我跪下!

  我自知理亏,只得默默的跪下了。

  她说,你舅妈已经都跟我说了,你还有什么好说的?

  原来,大姨那天是起了疑心,但是她肯定没想到我能和舅妈操逼,还以为是舅妈有什么问题让我帮忙的,比如电脑什么的。

  过了两天,他又到舅妈家去,就是舅妈一个人在家,没想到大姨一开口问当天怎么了,舅妈吓得扑通一下就跪下了,稀里糊涂的把事情全说出来了。说是她不好,乃不住寂寞,外面人她又害怕,所以和我来了个暗娼。让大姨原谅她这一次,为了XX(她女儿),一定不要跟小舅说,以后再也不敢了之类的话。

  大姨稀里糊涂的听了一遍,自然是气的火冒三丈,但是一时半会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。于是又把我叫到她家去问清楚情况。

  我当时也在想该怎么办,也许是债多了不愁,反正都是死,我倒也没有害怕,想到的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把大姨也操了,拉他下水。大姨骂骂咧咧的说了半天,我只能赔不是。她说我态度呼好,还问我以后怎么办?

  我说,我不知道啊,小舅妈是真心喜欢我,我舍不得她!

  大姨一听,蹭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上来就要打我。我也是鬼使神差,站了起来,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。

  这一下肯定是出乎他的预料了,我心里想,一不做二不休,先操了再说!就那一瞬间,我一把把大姨摔倒了地下,死死地压着他。胯下的鸡巴自然听话的瞬间起立了。

  我不知道当时自己是真的失神了还是借着这股劲儿撒疯,压住大姨以后,一只胳膊卡住她的脖子,用身体压住她的上半身,脚腕压住她的脚腕,用另一只手拉下他的裤子,自己也慢慢褪下裤子。鸡巴霍的以下抵到了他的两腿之间。

  大姨自然吓得够呛,大叫着,你要干什么,畜生!你要干什么!身体也不断扭动。

  不过,不幸的是,她一个50多的女人,自然那我这个五大三粗的身体没什么办法。我知道这种事就是要快,几秒钟的公务,腰一顶,就像把鸡巴往里面插。

  不过,没想到么差准,插到了了他的比和屁眼之间的那个地方,顶到肉上,疼得大姨唧唧哇哇直叫唤。

  之后紧接着就是第二次,这下当然能对准了,一下子顺利的插了进去。我才发现,大姨的逼已经有很多水了,插进去很顺利,里面热热的,也混舒服。

  当然,也就是插进去的一瞬间,大姨哼唧了以下,不过,紧接着又是要开始挣脱我。我当然容不得她,死死地压住她,不停地抽插。

  不得不说,大姨挣脱的举动,竟然就像扭腰一样,反而更加刺激。而也许就在这种刺激下,没插几下,大姨居然高潮了,这他妈是我见过的最快的高潮,前后也就2-3分钟吧。

  我鸡巴都还没有啥感觉呢,大姨就高潮了,我心里想,这他妈的是憋了多久啊,不管他,继续插。就这样继续抽插,高潮后的大姨也是立刻又进入了状态,而且明显的不再反抗了,反而是哼哼唧唧的叫了起来。

  我心里笑了笑,心想这下成了。于是,试着把紧压他的身体逐渐放松,她也没有挣脱的意思,就是闭着眼在那哼哼唧唧。

  我见他不再反抗,当然就开始有节奏的抽插,而不是开始的一味猛插。同时,手也闲了下来,掀起了大姨的上衣,推起来了他的胸罩,双手开始肆无忌惮的揉搓大姨的奶子。

  出乎我的预料,大姨不算胖,奶子也不大,而且一下子耷拉到了两边,但是大姨的乳头居然是淡淡的咖啡色,显得很嫩。虽然乳晕很大,乳头也很大,一看之前就没少被人玩过,但是颜色我还是蛮喜欢的。

  我低下头来舔乳头,舌头飞快的搅动。大姨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,就是眯着眼在那哼哼唧唧。我接着用牙开始慢慢用力的咬他的乳头,她疼得忍不住了,终于开始叫了起来。

  啊……啊 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

  虽然她仍然闭着眼,但是叫声伴随着我抽插的频率,不断的变大。没想到,又是差不多5分钟,大姨又高潮了,眉头紧皱,抽搐着挺起腰,死死地抵住我的鸡巴,双腿绷直。我也感觉到和也在颤抖。我他妈的就纳闷了,这到底是憋得还是大姨天生敏感。但是才不到十分钟,我鸡巴还没有想射的感觉,于是接着抽插。

  大姨虽然高潮了,乳头坚挺,脸色粉红,但是依然闭着眼睛不说话。我也不多管,有上下齐功,插了10来分钟,这下大姨高潮,我也就精关一松,一股浓精射了进去。她也终于忍不住,死死地抱着我。

  我想,你妈你一炮三高潮,这感觉你他妈一辈子都忘不掉了把。

  我也没管他,等鸡巴软了,拔出来,在她大腿上蹭了蹭,就起来去洗鸡巴。

  而大姨就像失神了一样,还是躺在那,一动不动。

  等我洗完从卫生间出来,发现大姨还是躺在那不动弹。我灵机一动,拿起手机给小舅妈打电话。

  她一接电话,很小的声音,说:我上课呢,你打来干嘛。

  我说,快来大姨家。

  她说:什么?干嘛?

  我说:过来操逼,大姨一个逼我草腻了,还想草你的!

  他在那边没忍住,啊!的叫了一声,接着说,我马上下课就过去。

  等了20分钟,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当然把大姨拖了起来,也坐在沙发上。

  不过我故意没动她衣服,逼和奶子就这样露着。逼里还有些许流出来的爱液和精液。那样子,真实淫荡至极。而大姨依然是闭着眼,没有任何反应。

  门铃响了,我看是小舅妈来了,开门让他进来。已走进客厅,小舅妈看到大姨的样子,吓得啊了一声。

  我没等他反应过来,抱住就是舌吻。这一亲,立刻感觉到小舅妈比我还主动,看来这几天也把他憋坏了。不由分说,掀起她裙子,开始摸她的逼,操,内裤都被湿透了。

  我说,怎么他妈这么湿!小舅妈笑着说,从接过电话,不知咋怎么的,就开始流水了。

  我说,你他妈这是想我的鸡巴想疯了吧。

  小舅妈笑着说,女儿离不开爸爸的鸡巴啊。

  于是,我故意就在大姨旁边,开始操小舅妈,一边草,一边说,快让你大姐看看你是什么养的女人。我想要用声音刺激大姨,小舅妈也很配合。

  哎呀……草死我了……爸爸……爸爸……草死女儿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草死女儿……女儿是骚货……是烂货……这几天没有爸爸的大鸡吧操……女儿受不了了……女儿都想出去卖逼了 ……这些平时训练她的下贱的话,没想到她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。应该效果不错,我看大姨在不由自主的扭动身体,搓大腿。

  我灵机一动,说,臭婊子,快给你大姐舔逼。

  小舅妈被我操的神不守舍,也不管那么多了,伸着头就开始舔大姨的逼。这一舔不要紧,大姨一睁眼,用腿夹住了小舅妈的头,狠狠地开始打她。一边打一边骂,臭婊子,不要脸,祸害我们家,我打死你, 我打死你。

  越打小舅妈越兴奋,舔得更加卖力,大姨被舔的也是嗷嗷直叫唤,十来分钟,两个人都高潮了,我也没可以控制,顺势射了出来。

  大姨高潮后又瘫了下去,而小舅妈很自然的跪了下来,用嘴巴清理乾净我的鸡巴,笑着说,好几天没吃爸爸的了,都想死这味道了。

  我笑了笑,没说话,小舅妈倒变得开朗起来,说,大姐,都这样了,咱俩以后一起伺候小宝把。

  大姨没说话,哼了一声。

  我对小舅妈说,宝贝,爸爸累了,下面看你的了。于是,我去洗了个澡,又去我是看电视。隐约听见小舅妈一直在劝大姨。

 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,大姨绷着脸进屋,说,这次饶了你,就当什么都没发生,不准有下次了!

  我笑着说,大姨,你能挠我一条命,你说啥都行。

  于是,我跟小舅妈离开大姨家,到了小舅母家,问了问大姨的情况,她说,你这个流氓,你大姨也敢操。

  我笑着说,只有草了才安全。

  她说,大姐应该没事了,至少会替咱们保密。

  我说,那你觉得以后会像你一样会给我草吗?

  她其嘟嘟的说,你以为人家都像我这样吗。

  我说怎么样?小舅妈毫不害羞的说,被你整成骚逼荡妇了呗。

  我说,哈哈,好,有机会让你去做小姐,还能挣钱你还爽。

  她笑着打了我以下,说,你敢。

  我说,你湿了吧?

  她点点头,我笑着说,你看你,说去做妓女,激动的都湿了。

  她说,就湿了,就做妓女,随便给别人草也不给你操。

  我说,好啊,不操就不草,刚才跟大姨一炮她高潮了三次!

  小舅妈瞪大了眼睛看着我,我说,你说她是天生淫荡呢,还是憋得?

  小舅妈笑着说,可能两个都有吧。

  于是就这样又过了几天,小舅妈神神秘秘的对我说,大姐的工作我做通了,你等着吧。

  原来,小舅妈一直在暗地里劝大姨,现实要想开,然后是要追求快乐,又说什么外面人反而容易出事,家里人还算安全。我也不太清楚,之后一天晚上,大姨让我和小舅妈去她家吃饭,开始大家也没什么,就是感觉有点尴尬。

  吃完饭,小舅妈说,我去刷碗,大姐你有什么话就对小宝说吧。说着就收拾去厨房了。

  大姨沉默了半天,说,小宝,是大姨不要脸,大姨忍不住了,你就当大姨不是人,是畜生。从你那天以后,大姨不知怎么的,满脑子就是那些事。是大姨不好,大姨不是好女人。

  我看大姨不停地埋怨自己,就说,大姨,是我不好,我也忘不了你,其实还是想操你。我故意这么说。

  大姨嗯了一声,说,反正已经这样了,我们都不说,你就再让大姨舒服一次吧。

  我笑了笑,等小舅妈从厨房出来,我已经坐在椅子上插着大姨了。大姨扭着腰,这下不再不说话,而是大声叫着啊 ……啊 …… 啊…… 不过明显还不会说什么污言秽语。

  小舅妈看到了,笑着走过来,扭着大腿,估计已经湿成一片了。

  不过大姨明显确实是敏感体质,没草几分钟,已经眼睛迷离,神志不清了。

  我笑着说,你看看怎么帮忙啊,小舅妈笑着楼了过来。一只手捏大姨的奶子,一只手拨弄大姨的阴蒂。这下不得了,大姨立可浑颤抖,没几分钟就高潮了。

  高潮以后,大姨一下子瘫倒躺在地上,我立刻让小舅妈蹲下来,蹲在大姨的脸上吃我的鸡巴。小舅妈一边吃我的鸡巴,一边继续用手抠大姨的逼。

  突然,小舅妈大叫起来:哎呦,大姐……你怎么舔了……原来,大姨竟然迷迷糊糊的在舔小舅妈的骚逼。

  我给小舅妈使了个眼色,小舅妈心领神会。

  哎呦,大姐……原来……原来你喜欢舔……你不止喜欢鸡巴啊……哎呦……你比我还贱啊……哎呦……哎呦……大姐你舔的真舒服……哎呦……呦……我的逼香吗……逼水好吃吗……哎呦……大姐你真够贱的……哎呦……小舅妈一边叫,一边抠大姨的逼,越抠两个人哼唧的越厉害。

  我看差不多了,说,女儿,走吧,爸爸还有事。

  小舅妈明白我的意思,站了起来,说,那爸爸回家以后要操我。我说好。

  整理整理就要走,大姨明显没有过瘾,像是突然坠入空虚,瞪大眼睛看着我也没说话。

  我瞪了她一眼,说,看什么,表现得好才有鸡巴操。说着,对着她吐了口吐沫。

  小舅妈笑了笑,说,大姐,你加油,不会比我差。说着张开嘴,说,爸爸的唾沫我也要吃。我也向他嘴里吐了。小舅妈笑着咽了下去,说,真香。

  于是我们离开了大姨家,留着大姨一个人傻傻的躺在那里。

  第五章

  上次说到了经过一番曲折,把小舅妈和大姨搞定之后,其实我是很满意的,想的都是怎么好好开发则两个骚女,不过,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,真有馅饼落在自己头上。

  在和大姨小舅妈维持关系一段时间后,有一天表姐,就是大姨的女儿发短信让我去家里吃饭,我觉得很奇怪,因为表姐差不多大我10岁,基本没什么联系,但我倒真没多想,因为也和姐夫一起喝过几次酒,感情还不错。可能是姐夫又搞到了什么稀奇古怪的酒,他是跑运输的。

  但是晚上到了她家以后,才发现就表姐一个人在家,我很奇怪,问姐夫呢,她说带孩子会乡下爷爷奶奶家了。

  我哦了一声,感觉有些尴尬,但是也警惕起来,自然怀疑是不是表姐知道了我和大姨的事。不过看表姐的状态,没什么异常,也没好说。

  就这样尴尬的吃饭,表姐和我一起喝酒,喝的还没停过,我也觉得奇怪。

  酒过三巡,表姐的脸红红的,突然醉醺醺的问我,小宝,你和我妈干了什么不要脸的事了吧?

  我他妈的一个激灵,瞬间酒意全无。问她,你说什么,啥意思?

  她出乎我预料,竟然笑了,说,别装了,我都看见了,我妈那个老骚逼你都下的去手?

  我笑笑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而且完全摸不清头脑,只好说,你既然看到了,那我也不隐瞒,姐你说你想怎么办?

  没想到表姐竟然笑着拉起我,让我坐在沙发上,说,别操她的老逼了,操我的。

  我他妈整个人都懵逼了,这什么情况?不过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我坐在沙发上,没说话。

  表姐则主动地跪了下来,熟练地脱了我的裤子,我的鸡巴应该也是懵逼的状态,没任何反应。

  表姐低下头,开始吃我的鸡巴。我则乾脆闭上眼睛,啥也不管了。

  不得不说,表姐吃鸡巴的技术真的让我出乎预料,用舌头舔马眼、鬼头和冠状沟,用嘴巴狠狠的唆,而且还会用口水湿润,一边吃,一边发出很淫荡的声音。

  恩……啊啊……真臭……真好吃……小宝你鸡巴真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这他妈简直就和我找小姐时的状态一样,我懵逼的脑子更加懵逼了,完全搞不懂情况。

  不过鸡巴是先反应了过来,不一会儿,就一柱擎天了。表姐握着我的鸡巴,爬到沙发上,面对着我向下一坐,顺利的插进了他的骚逼里。但是她的逼还有点乾,表姐又熟练地用手指蘸口水湿润了几下,然后开始扭腰抽插。

  懵逼的我也还是闭着眼,啥也不管。不过,说实话,表姐的逼出乎预料的松,干起来甚至还没有大姨的有感觉。不过表姐好像很熟练,会用大腿夹住,增加摩擦感,而且还会不断的扭腰。

  可以说是表姐一边操着我,一边用嘴巴舔我的乳头,搞得我也很有兴趣,开始主动抽插。这一抽插不要紧,表姐开始浪叫了:啊……啊……干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干死我吧……小宝……老公……啊啊……干我……爽……操我……表姐真的非常熟练,还会把奶子往我嘴里塞,而且比大姨和小舅妈耐操多了,大概操了快二十分钟,她高潮了。

  啊……爽死了……飞了……

  其实我平时也就二十分钟左右,但是那天因为喝了酒,感觉射不出来,表姐高潮以后,趴在我身上搂了一会,说,小宝,你真厉害,还没射?

  我说是啊,没戴套,不敢射。

  表姐笑笑,说,没事,怀了就当二胎了。

  我笑着说,那不行,我怕出事呢。

  表姐又笑了笑,说,那姐姐带你玩个好玩的。说着,站了起来。竟然用口水和爱液涂在手指上,往屁眼里插。

  我曹,我还没反应过来,表姐扶着我的鸡巴又是往下一坐,鸡巴竟然没什么费事,就插进了屁眼里。

  说实话,这是我第一次整整意义上的肛交,之前试过,女士的屁眼都太紧,根本塞不进去。没想到表姐的屁眼那么松,顺利的能进去,不过感觉却是比最紧的逼还要紧,能感觉到鬼头在直肠上剐蹭的强烈感觉,而且滚烫的。我特么哪经历过这个阵势,插了几下,就射了。

  表姐好像还没进入角色,发现窝射了,笑了笑说,小宝,弄了半天你没插过屁眼啊。

  我笑了笑说,没,没见过这阵势。

  表姐说,以后姐姐带你好好体验,保证你都不想插逼了。

  说着站了起来,我的鸡巴好在抽出着喷精液,表姐毫不在意,就开始吃鸡巴,舔得很乾净,我怀疑上面会不会有黄金什么的,她竟然很享受的全部吃掉了。我的脸又一次写上了大大的懵逼。

  之后,表姐先去刷了牙,然后我俩一起洗了个澡,结束了这个懵逼的夜晚。

  原来,表姐性生活很开放,高中时就破处了。大姨知道后很生气,经常打她,而表姐当时很叛逆,越打她她就越出去操,最后两人闹得很凶。

  后来,表姐和姐夫结婚以后,没想到姐夫是一个不到2分钟的快枪手,表姐根本无法满足。但是姐夫跑运输,生意还不错,也不经常在家,又有孩子,两个人就凑活着过。

  姐夫不在家,表姐自然是闲不住,开始时约炮,后来遇到一个高中同学,跟他说可以去家庭SPA做兼职,表姐是个银行大堂的临时工,本来钱就不够用,于是就动了心思。后来去做兼职,操逼拿钱双丰收,她还挺开心。

  听他说有的时候,周末一天能接十几个钟,逼都操肿了。难怪表姐的逼又黑又松。做了半年多,她听说跟他一起的一个技师中招染了梅毒,把她吓个半死。

  后来去医院检查,万幸没事,他才知道,避孕套防艾滋OK,防性病并不是太保险。吓得他不敢再出去兼职,生活又开始无聊苦闷了。

  而就在前几天,她到大姨家拿东西,没提前说,我正好在和大姨操逼呢,她开门就听见里面有动静,而且听出了是操逼的声音。她以为大姨在搞野男人,就轻轻的顺着门缝偷看,没想到竟然是我,他说他吓了一跳,不过赶快偷偷的走了。

  我当时好像也感觉到有动静,但是因为正在兴头上,就没在意。表姐回家以后,想了好几天,最终还是没忍住,来找我了。

  我说,这特么也是天上掉下的馅饼了。

  当然,表姐出乎预料的经历还没完,他问我知道SM吗,我说当然了,我口味很重。

  她很开心,原来,之前他去外地大城市培训了一个多月,约炮约到个SM的男主,操逼操的多的她,一下子就喜欢上了SM的刺激。加上一个多月的调教,也是口味蛮重的。回到我们这个小城市,她说约了几个,完全都是只想操逼的伪S,而我则很开心,说,好吧,那我们就又操逼,又SM。

  表姐说,没问题,不过有个条件。我说啥,她说,就是要把他妈调教成她的奴下奴。我吃了一惊,她说,你要知道她之前是怎么打我虐待我的,就不稀奇了。

  我心里倒也有些唏嘘,不过暗自决定,这三个女人够玩的了,不能再发展了。

  字节数:35760

  【完】